3-2=1文鱼

「我驻银鞍束白马 不见佛光度春风」
是一条还有梦想的咸鱼。
目前产粮范围是杰佣/安雷/伽小
其实还想产赤安

P1常服奈布!!

P2是战损奈布!!


日常吸奈布!!!


呜呜呜呜呜我好想要军刀xxxxx

哇我又开车啦…虽然不是什么豪车///


像我这种想写文写不成想画画又画不成的实在太痛苦了…




emmmm…大概就是皇家正统兵装的杰克x暗杀流雇佣兵这种…??!!

【杰佣】无人空港(下)(R18)

这里温御川!!!是新人开车啊!!!!婴儿车车速极慢!!!慎入!!!


OOC属于我,白头偕老属于杰佣!!!


https://shimo.im/docs/2dh4gYII444SHLhY/ 



上一章:http://silvery-horse.lofter.com/post/1e575b79_12b02da77

【杰佣】无人空港(上)

名字瞎起的。内容是开学前做了个梦梦到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章才有婴儿车。OOC属于我,百年好合属于杰佣!!!这里咸鱼温御川/////




湖景村海边的太阳很早就落下了,天从早晨一直到傍晚,天色都一直阴沉沉的,天边只擦出一点点晖晕的颜色。空气黏糊糊的,湿气很重,压在身上相当地不舒服,快要叫人把自己的衣服拧出水来。






庄园里的游戏快要到了尾声。医生艾米丽小姐简单地帮助园丁艾玛小姐处理好伤口并包扎后,跟着冒险家一同逃了出去。参与游戏的逃生者当中,只有一个披着陈旧掉色披风的佣兵还呆在庄园里。浅绿色的披风被风吹动,披风下沿的碎布缓缓撩起,轻轻地刮着带有擦伤的手臂,弄得他直发痒,还伴随着一阵阵细微的疼痛。奈布在打开的大门前站了一会,没过多久,站着的地方便留下一摊血迹。拖着被锋利刀刃划伤的脚,奈布默默沿着岸边,走向那个正伫立着抬头仰望天空,故作深沉的监管者。他手上安装的刀刃已经被卸下,戴着面具的绅士觉察到自己的到来,扭着脖子,轻轻弯下腰来,十分礼貌地伸出一只手,作出邀请的动作。只是也许他只擦干净了刀刃上的鲜血,而自己原本手背上还沾有的一点点污秽并没有被注意到。






奈布没有先伸手去回应这个动作。






“杰克,我希望你还记得昨天我们的赌约。今天的游戏是我赢了,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留下,其他人都在我的保护下逃走了。”奈布笑了笑,并且重点强调了最后一句话,再应声挨着杰克脚边坐下,腿上的伤口已经凝固一部分了。没有怎么细心地查看就有些粗暴地撕开了自己的裤腿,擦去边上的血痕,动作娴熟地自己给自己飞快地包扎好了。






杰克见奈布没有回应自己的动作,也没有多说什么。如果可以他想让奈布能清楚看到自己脸上保持着的绅士笑容,再缓缓收回手。杰克低头盯着奈布完成伤口的处理,感受到奈布因为包扎抬起腿而重心不稳时不时整个靠在自己的腿上,腿部的布料也时不时传递奈布身上的热量给他。






“好了,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奈布站了起来,甩了甩有点麻木的双腿。






“那是当然。身为绅士,就要信守承诺。我会答应带你一起从这里出去的。用这艘船…”杰克看起来很兴奋地重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这次奈布很给面子地把手放上来了,杰克立刻就把奈布的手抓的紧紧的。奈布愣了下神,凝视着面具上两个空洞的双眼。他刚才仿佛感觉到,杰克面具下的那个表情变了,好像是在对他笑。奈布没有挣扎,任由他拉住自己把自己往他身上带,然后就被顺势地抱了起来。






原来雾都夜行者开膛手杰克对灵异的东西这么感兴趣吗。真像个孩子…






开心之余奈布开始迷茫起来。他不知道他现在和这个庄园的监管者是什么关系,他们两个的动作似乎是很亲密的,但作为一名逃生者,应该本能的逃离一个监管者的追捕,并给予强烈的反抗。可自从跟这个叫做杰克的监管者认识后,每场游戏都能碰上杰克。游戏里,他们都很好地尽心尽力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两个都丝毫不给对方留有情面,该打伤的打伤,该砸板的砸板。






从庄园邀请他作为参与者那刻起,奈布就做好了与这种怪物般存在作斗争的准备。他是一名骄傲的佣兵,你完全可以试图伤害他,撤去他所依靠的铁板,夺取他所仰仗的武器,你可以击败他,甚至了结他的性命,可他绝对不会就此跪伏。






奈布是曾经上过战场的,经历过大风大浪,无论是战场上的销烟炮火,还是  他一样勇往直前。在一些年前,要好的战友在某次战争中牺牲了,奈布便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为了生存,他凭借自己高超的技术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雇佣兵—可再也没人能走进奈布的被层层包围住钢铁般的内心。信任这种东西,仿佛在慢慢从他生命当中消失。后来,成为了逃生者的奈布在几次游戏中认识了一名敌对的监管者。开头是因为两人的技术都相当不错,忍不住对彼此产生了兴趣。然而十分奇怪的是,当杰克试图靠近他的时候,他没有拒绝。而且相当意外,在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奈布也没有为此疏远讨厌他。直到现在,每场游戏结束后,他们也几乎都会坐到一起,有一下没一下地聊着关于自己的事情。渐渐熟络起来后,两人竟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关系。在意识到这个东西后,奈布曾一度被自己给震惊,甚至严重怀疑自己的个人是否也是一个变态,毕竟谁也不曾想到一个传的人尽皆知的变态杀人犯原来是一个像自己一样缺乏关爱的家伙。






所以到底为什么呢?这个问题在后来奈布突然意识到自己手上的性命数量也并不亚于杰克的时候得到了解决。大概认真算起来,两人都是不相上下能够在血腥弥漫之地匍匐前进的杀手吧。






奈布被牢牢的抱在怀里。杰克的体温很低,奈布感到自己四周都是凉凉的,在傍晚也依旧闷热湿重的空气里,巧妙的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感。






这可真是有点荒唐…






奈布自嘲道。杰克大概是并没注意到奈布内心已经经过了一系列的活动,不然此时此刻杰克可能会把那个面具给笑裂…杰克丝毫不知道自己面具裂开的一幕幕完完全全在奈布想象中被结实地挨个嘲笑了一遍,手上还安稳地抱着奈布,慢吞吞地往一艘破船的甲板走去。






这艘巨大的破船正是一直停在湖景村岸边被遗弃很久的海盗船。大家来到湖景村游戏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愿意躲在很好藏的废船里,就是因为这艘旧船发生过灵异事件。虽然也有爱好此类事件的朋友调查过,但也并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






而事实表明杰克想带他上这艘不清不楚的幽灵船。尽管杰克本人表现出了非凡的兴趣。






这下是真的荒唐。奈布下意识就要从杰克怀里弹起来,只不过立马就被杰克给按住了。






“这的确如你们想象的那样是一艘幽灵船。这些天里面的幽灵会带我们出海。是很好的苦力。”杰克这么笑道,把奈布从身下放了下来,船里还完好地保留了一个房间,没有门板遮挡的门槛旁不知被人用什么写上了“save”。房间里还找到一张干净的小木板床,让奈布靠着他坐下。






“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坐着,从这里出海,明天就能到那个最近的港口城市。而且呆在庄园遗弃的船里,被带出海,也不算是我主动离开庄园了。这是规则的漏洞。”杰克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抱着奈布坐在床上,但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只是有些激动地单手搂住了奈布的腰。






“这艘船,真的能带离我们远去?”奈布表示极度地怀疑。他一点也没打算质疑杰克的诚信,只是这艘船的外表实在限制了他个人的想象力。




“绅士从来说话算话,绅士喜欢的船只自然也如此。”




于是在一个神奇的夜里,灵异的船只缓缓摩擦着岸边的沙石,载着两个不属于它们世界的两人,朝着无人的空港离岸驶去。


下一篇:http://silvery-horse.lofter.com/post/1e575b79_12b02da8a

这是一个配套的渣图:http://silvery-horse.lofter.com/post/1e575b79_12a4b81a3


是晚修的产物。

我爱黑白红!

其实是写文不成就跑来画画了。本来是文里的场景,但是文还miu写完。

想写一篇杰佣小短篇但是因为开学就咕了。

上晚修不能光明正大拿手机写,于是我就充满侥幸地在老师眼皮子底下画画鸟。

希望我能写完那篇!!!

是一只痴汉杰克!!

啊我也想有一只痴汉杰克啊!!今天玩了十盘奈布一只佛杰也没有啊!!难受了。然后几乎盘盘都能给我修了两台机。

P1是性感奈布在线修机x(bushi)
P2我是克利切,我要报,警,了!

是小心受伤后绑绷带的样纸!
本来想画色气一点的后来哈哈哈哈哈。

感觉P1发伽小P2发甜妹已经是日常了…

P1伽爷疯狂捏脸小心
P2是甜妹的围裙!甜心小厨房开播啦—!

对小心是黑发有种深深的执念。

P1是战损小心嘿嘿嘿嘿…大概就是身体一部分是人类一部分是机械这种感觉…?
P2是甜妹和伤心小姐姐。这个可以叫碧发组…?还是头上带心组?然后看了一眼开宝里伤心略高嘿嘿嘿高挑的软妹x温柔御姐什么的好好吃啊!!!

然后私心伽小tag啦。